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有趣喜欢 >> 奇闻趣事

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灵剑

时间:2019-11-16 浏览量:5次

自那日后,莫含烟经常去后山练剑,却再没碰到天迦黎,渐渐地她变得心事重重。

白梦琪见她上课老走神,不得不提醒她说:“阿烟你zuì近是怎么了?怎像丢了魂似的!后天就是拜师会,得打起jīng神啊!”

经白梦琪提醒,莫含烟顿时清醒。

晚上她又去后山,不过没习剑,而是坐在一块山石上你是在等着什么。

直至月入中天,她等的那个人依旧没出现,她失望地叹起气,刚想离去,那抹白影悄然无声地朝她步来。

“为什么不练剑?”

天迦黎怒斥道。

莫含烟被他周身的气场震住,哪里还敢望他,咬咬嘴皮,垂头说:“后天就是拜师会,我……能不能拜你为师?”

天迦黎一怔,没想到她等自己竟是为了说这个,可自己已多年不收弟子,暂时还不想打破这个惯例,摇头道:“万莲山上有的是良师!再说,以你这等资质,暂且成不了我的徒弟!”

他的话如一盆凉水,将莫含烟从头浇到尾。

莫含烟心莫名暗抽,心口那个地方隐隐作痛起。

那痛感悄然无声一丝丝入深,莫含烟难受地捂起心口。

让她想不通的是,这三年来,心痛再无犯过,不知为何此时会突然发作?

天迦黎心一沉,她那失落无助的眼神,让他不由想起当年的云水洛。

他将莫含烟拥入怀中,点了她几处要xué后给她喂了颗药丸。

动作行云流水,仿若之前做过许多遍。

那药丸让莫含烟觉得熟悉。

她细回想,却怎么都忆不起与小狐狸的那一段,孰不知她的那段记忆已被天迦黎无形中抽去。

莫含烟发现脑中空白,只得放弃不往深处想。

安慰自己,所有的药草大概都是这种味。

天迦黎见她仍在失神中,幽幽开口说:“随缘吧!”继而消失。

白梦琪在榻上翻了个身,伸手抚抚身旁,发现莫含烟不见了,匆忙披上衣服来寻她。

白梦琪赶到时,恰逢莫含烟心痛病发作,她刚要跑过去,却见莫含烟被一白衣男子抱在了怀里。

白梦琪只能顿住脚步,当她看清那白衣男子时,整个人都快石化。

“宗主!”白梦琪喃喃唤道,再回首,天迦黎已离去,只有莫含烟还在原地傻愣。

白梦琪瞬间明白莫含烟为何zuì近老走神,敢情是为了这位宗主!可宗主乃是神,岂是莫含烟这般人物可以肖想的。

白梦琪不得不跑去安慰自己的朋友:“阿烟!别怪我多嘴,某些人咱是不能想的,比如说天上的神!”

莫含烟不知她究竟想说什么,怎会扯些牛马不相提的话!

攥住白梦琪的衣袖说:“放心,我有自知之明!”

一夜的不悦很快过去,天一亮,两人便起床。

按约定今日要去剑阁寻找灵剑。据说命定的灵剑都能与主人心意相通,没有寻到灵剑的人,慧根不足,不能再留在万莲山继续修行。

这一刻,众人都忐忑不安起。

他们排成男女两队,一男一nǚ tóng行,依次进入剑阁。

白梦琪排在莫含烟之前,轮到她时,掌心抑制不住地沁汗,她平日对此并不热衷,功课也就马虎许多,此刻却莫名的紧张。

一柱香功夫,白梦琪持着灵剑走出剑阁,莫含烟替她松了口气。

白梦琪将手中尚在泛着绿sè莹光的木性灵剑,朝莫含烟晃晃,投给她一个放心眼神,告诉她:“我这样的都能拿到灵剑!阿烟,你功课那么好,定会没事的!”

莫含烟信心满满地朝她点头,朝剑阁步去。

说是剑阁,其实更像是万剑之冢。一把又一把的剑就像长了根似的与大地连同一气。

浩大的剑气,盈冠整个剑阁。

人一走近,万剑簌簌颤抖,继而红、蓝、白、绿……代表各种属性的,数万道剑波荡溢横生。

那男孩被一条蓝sè剑波击倒,眼看那剑又要攻来,莫含烟快步上前将男孩扶至一旁,不经意地臂上却被剑波刺破,顿时鲜血淋淋。

男孩感激地望着莫含烟,撕下自己的里衣替莫含烟包扎起:“阿烟谢谢你!若不是你及时救我,伤得人便是我!”

莫含烟此时才记住男孩叫百里峻驰。

就在两人搭话间,又一道剑波劈来,奇怪的是那剑波直追着百星峻驰不放,似乎在试探他的功力,与他玩捉mí藏。

“这应该就是你命定的灵剑!加油峻驰!”

莫含烟鼓励他,其实她真想出手帮他,可惜这种事她搭不上手。

莫含烟继续往剑阁里层走去。

越往里剑气越强大。数万把剑感应到有人侵入,一时间齐齐作响,却没一把剑朝莫含烟靠来。

莫含烟一脸失望,却仍不死心,眼看规定的时间将至,她随手去拔身边的剑,那剑像长了根,半天纹丝不动,倒是这一使劲,她臂上的伤口再次裂开,血水顺着手臂簌簌滴落,有几滴入了手下的剑中。。

那剑像被什么牵绊住了,“嗡嗡”哭鸣起,继而“噼pā”一声,断成两截。

四周的剑跟着如此。

莫含烟惊得瞠目结舌,须臾间,剑阁里遍地都是断剑,这样的惨象不得不让人触目惊心。

盯着观象球的四大护法、八大长老个个面瘫了似的,一时竟不知说什么。这样的怪事,自万莲山创始以来,他们从没遇见过。

女孩莫非是魔?可身上气息干净的连神仙都比不上,就是“应魔珠”这种六界zuì纯净的神物也感应不到一点魔气。

众人一脸纳闷,齐齐朝座上望去,见天迦黎一副慵懒无关紧要的,微微松了口气,可剑阁被毁成这样,这女孩断然是不可再留在万莲山。

“宗主!该怎么处治那女孩?”问话的是大长老,他是万莲山上辈份zuì长的一个,年纪看来有六七十,都可以当天迦黎的祖父了,可神仙的年龄不是看外表的,论年龄天迦黎仍是zuì年长的。不过他修为高,年龄与他早就不是个数字。

天迦黎漫不经心地瞥了眼观象球里的莫含烟,见她一张俏脸吓得煞白,嘴角微微轻扬:“该怎么处治就怎么处治!”

莫含烟空手而归,木讷地从剑阁走出。

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。这次怕真要当长篇写了,亲们以为如何!给点鼓励吧,本人有段时间没写长篇了,若不好,请多多包涵!

友情链接